龙虎大战棋牌游戏

中国石油
首页 > 科技创新
班组长说:提捞队长的眼泪
打印 2019-11-18 16:47:47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  讲述人:李巍(大庆采油八厂康泰公司提捞三队队长)
  我被评为大庆油田公司优秀党员,中午回家吃饭时我和妻子王晓云都挺高兴的。饭菜端上来,我说这些年总不在家,终于回来了,把妈接来,再上哥嫂家看看……单就忘了提她,她哭了,要把委屈都倒出来似的,泪水怎么都止不住。
  我也跟着掉泪了,其实我欠她的最多。2009年年底我们刚结婚时,康泰公司提捞四队组建,我任队长。荒野上两座旧板房、几台冒黑烟的轿货,这就是四队的全部家当。面临“一颗螺丝疙瘩都要自己想办法”的处境,我一下子成了光杆司令。为了让小队尽快“有个样儿”,我天天在前线忙着增人、上井、捞油的活。妻子正是怀孕反应最强烈的一个月,说我都没在身边待过一个整天,没做过一整顿饭,她笑说要再怀孕一次。我却在心里流泪。一个月后,我把一个一穷二白的队伍扩大到40人,顺利接下四矿的捞油任务,她还买酒庆贺。
  2010年刚过完正月十五,她带着哭腔给我打电话,岳父突发脑梗住院了,我的父母不在本地,也帮不上忙。大队经理白文凯亲自到提捞队把我拉了回来。看着眼前的妻子和岳父,我更惦记队上看井的,在医院陪护了一宿,第二天早早赶回队里。当时正赶上大批新井投产。为了给早投产赢取时间,我们每天凌晨四、五点钟起来开工,晚上收车后,还统计数据资料到半夜。大家看我这么拼,都不回家住在前线。3月的东北依旧寒冷,两座透风的板房满足不了这么多人住宿,我就带着他们,一人一宿10元,住到附近村屯的老百姓家。整整两个月时间,每天捞油100多吨,直到液面平稳。通过每日详细记录的数据,让八厂掌握这些单井产油产液的实际情况,为后续生产提供了第一手真实可靠的资料。
  我当队长这8年正赶上八厂持续上产。作为提捞队队长的我,2011年上半年代管提捞三队,后来两个队合并,我成了大队管理人数最多、工作量最大的小队长。2014年年初,康泰公司与八厂合并。之前外雇员工大部分都是“扔下锄头到队干活”的大老粗,队伍刚从游击队转成正规军,感觉大家左右脚都不会迈了。我从最基本的队容队貌抓起,一点一点教。为了加强员工的安全意识,我成了我队的安全员。每天早会上,安全案例是必讲的,晚上值班,饭桌也成安全会。以前队里逢雨就休,现在的雨季变成安全培训课堂,农民工变成学生娃,老老实实坐在课堂学知识。
  有一次,各级领导都在时让我讲讲提捞队为什么变好了,我讲了三点,第一,对得起工人。第二,对得起领导信任。第三,把国家财产当成儿戏就是犯罪。所以,这些年,很多事一直为工作让路……(特约记者 杜志清)
2018-08-16 来源:中国石油报

本文由http://www.noodev.com/zsjy/997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化工(4)   合成(1)   轨迹(2)

下一篇:思想解放带来技术突破 大庆钻出塔木察格油田百吨高产井上一篇:文化集团新闻采编人员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 发挥舆论宣传主阵地作用 传递正能量